位置导航: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新闻

五矿稀土:红土地上的光明事业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30日 浏览次数:

  摘自:中国有色金属报

  “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曾几何时,一度淡出人们视线的稀土成为关注的焦点,高企的市场价格,巨大的利润空间,牵动着各方神经,更令后来者趋之若鹜。一时间,扩产、并购、注资,稀土市场山雨欲来。然而,喧嚣背后,有一家央企已先行一步,以清晰的发展思路、明确的产业定位和不为外界所扰的专注,布局国内最大的中重稀土产地———江西赣州,潜心打造了一条从稀土分离、发光材料到绿色节能灯的完整产业链,这就是中国五矿集团所属五矿稀土(赣州)股份有限,经过几年的深耕细作,大手笔整合了赣州40%的稀土分离产能,进军发光材料和节能灯市场,成为国内稀土行业全产业链建设的领头羊,彰显了央企的责任担当和非凡实力。

  中国五矿集团总裁周中枢表示,“从2003年开始先后在江西投资近38亿元,致力于钨和稀土两种优势资源的经营,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一直以来,中国五矿的战略是国内有优势的资源,要争取打造完整的产业链。稀土作为中国的优势资源,是打造完整产业链的上佳选择。”

  初冬季节,记者来到江西赣州,跟随五矿稀土常务副总经理杨兴龙,参观了从稀土分离到节能灯生产的各个环节,目睹了“萤火虫”牌节能灯制造的全过程。从定南县到龙南县,从分离车间到流水线,从环保设施到研发中心,一路走来,五矿稀土为振兴中国稀土,保护矿产资源的种种努力让记者深受鼓舞:“萤火虫”点亮的不仅仅是红土地,也是中国稀土资源合理开发利用的希望和未来。

  记者体验:“萤火虫”是怎样发光的

  稀土是一种重要的战略资源,用途广泛,尤其是在电子、新能源等涉及到国防、航天未来发展的重要领域。而作为发光材料,是节能灯具不可或缺的原料。

  定南大华新材料资源有限是记者参观采访的第一站,也是节能灯产业链的最上端。总经理魏建中在稀土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积累了丰富的从业经验。他告诉记者,为最大限度地利用宝贵的稀土资源,多年来不断进行工艺改造,让不同品质的稀土原料都得到“消化”和提纯,做到“精粮、粗粮通吃”。目前生产的高纯单一稀土氧化物50%以上纯度达到99.99%,部分产品纯度达到99.9999%。

  在生产车间,记者看到,经过沉淀、萃取、灼烧等工序,稀土矿被分离成细腻的粉末状,淡雅的粉色透着纯净。魏建中说,目前已经能够从稀土中分离出14种元素,产品多达16种,其中作为发光材料生产上游产品,大部分销售到五矿稀土所属的发光材料,经过精深加工,成为生产节能灯的原料。

  据杨兴龙介绍,五矿稀土目前在赣州有两家分离企业———定南大华和赣县红金稀土有限。两家都是国内稀土分离企业的佼佼者,合并拥有8600吨稀土分离能力。他们于2008年与五矿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共同发起设立五矿稀土,这不但让五矿稀土高起点涉足稀土分离行业,也成为在赣州延伸产业链的切入点。他告诉记者,目前五矿稀土所属的两家分离厂生产出的高纯的氧化物,首先保证供应下游的荧光粉生产企业,再将产业链优势一直延续到节能灯领域。

  带着对定南大华的钦佩之情,驱车30分钟来到位于龙南县的五矿依路玛稀土发光材料有限。走进橙红竹翠、碧水涟涟的,被这里的景色吸引了。杨总向介绍说,依路玛的首席科学家叫唐寅轩,曾是浙江大学的教授,稀土发光材料专家。因为看中了龙南县的稀土资源优势,带着他的稀土三基色节能灯荧光粉专利技术在龙南办起了依路玛,之后加入五矿稀土。唐总是杭州人,难舍家乡的青山碧水,所以把他的技术和家乡的美景一起带来了。

  在装满原料的生产线上,唐寅轩兴致勃勃地为讲解荧光粉的生产过程,由于机械化程度很高,诺大的厂房很少见到工人。据他介绍,设计产能是年产稀土三基色荧光粉2000吨,稀土原料全部来自五矿稀土所属分离企业。对未来的发展,他信心十足:“有高品质的原料来源和下游需求做保证,发展目标是成为全国乃至世界最大的稀土发光材料生产基地。”

  今年4月刚刚成立的五矿东林照明(江西)有限是五矿稀土与国内知名节能灯制造商厦门东林电子有限共同投资设立的。这里与五矿依路玛不过10分钟车程,虽然天色已晚,但这里的生产车间依旧灯火通明,一体化的灯管塑形设备正在工作,生产线上的工人正熟练地将荧光粉灌入已经做好塑形的灯管中,经过烘干和电子元件组装,一只完整的灯具从包装工人手中下线。这里使用的就是让唐总津津乐道的三基色节能灯荧光粉。

  据总经理助理唐谷修介绍,4月份落户龙南县后,短短3个月就使第一支节能灯下线。依托五矿稀土的发光材料产业链优势和厦门东林独有的节能照明产品生产技术和品牌优势,五矿东林将最终实现年产2亿支节能灯管、1亿只节能灯的目标。

  遗憾的是,没能见到总经理贾强,听说这位应诉欧盟节能灯反倾销调查中国第一人,有着很深的民族情结,还因为和国外著名的一场为夺回自己的“萤火虫”商标的官司而名声大振。这样的企业家选择与五矿合作,相信中国的“萤火虫”点亮世界的日子不会太远。

  “稀土产业链的建设,是中国五矿战略实施中极为重要的环节,它符合国家提倡的由稀土资源型向技术产业型发展的政策方向,也是中国五矿提高稀土产品附加值,创造百亿稀土产业战略的必经之路。”杨总的一番话,让结束了一天体验的记者对五矿稀土精心打造的产业链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五矿稀土的目标:做自己的品牌

  中国五矿与稀土产业有很深的渊源。新中国第一批稀土产品出口业务就是由它实施完成的。上个世纪90年代,五矿集团开始由稀土贸易进入稀土分离和稀土深加工领域。2003年,中国五矿从南方中重稀土资源入手,开始大规模进入稀土市场。当年斥资4.7亿元组建了江西钨业集团有限,在钨和稀土领域展开了行业整合。2008年7月,中国五矿又联合稀土分离企业定南大华新材料资源有限和赣州红金稀土有限共同组建了五矿稀土(赣州)股份有限。2010年6月,五矿稀土联合国内荧光粉优势企业常熟江南在赣州市龙南县成立了五矿稀土(赣州)发光材料有限。随着节能灯生产企业五矿东林照明(江西)有限的投产运行,中国五矿从稀土资源的合理整合、稀土分离的结构升级、稀土荧光粉的技术提升到稀土节能灯的品牌打造的稀土产业链布局初具规模。

  随着市场的不断规范,国家政策的调控,稀土价格开始向价值回归,而五矿坚持的产业链建设效果也开始显现。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两个细节:魏建中向记者讲述了他的一段经历,一个日本客户曾经对他说,自己担心的不是稀土供应的紧缺,而是怕从此再也买不到便宜的稀土了。魏建中说,这句话让他听得直冒冷汗。“贱卖了多少稀土资源啊!”现在,融入五矿稀土的定南大华不断致力于分离工艺的提升,产品向精深加工方面发展,资源价值得到巨大提升。而在五矿依路玛采访时唐寅轩的一句话,也让记者体会到五矿产业链建设给行业带来的变化。在参观原料库时,他指着一个落有灰尘的包装桶说:“这些原料是从定南大华运来的,是金融危机时的存货,所以落上了灰尘。”不经意的一句话在记者看来却相当有含金量。这一方面意味着五矿有实力在市场低迷时可以待价而沽;另一方面,将产品直接供应给自己的下游企业,以抵御风险。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在金融危机肆虐的日子,稀土价格一泻千里,多少企业被迫停产,多少企业贱卖原料,而五矿坚守产品的底价,维持企业正常生产,维护行业的利益。只有央企才有如此的资金实力和责任担当,它带给行业的是信心和希望,这也正是像唐寅轩这样的企业家愿意和五矿合作的原因所在。

  不过,稀土价格的波动让亲历了五矿稀土近两年发展历程的杨兴龙有了更多的思考。在他看来,原料价格的起伏是常态,稀土定价权不仅仅体现在低端资源,未来中国真正需要建立的是技术和高端产品上的话语权。只有这样,稀土的价值才得到真正体现。杨兴龙说自己一直以来就有一个挥之不去的想法,希望有一天,通过稀土资源整合,中国在稀土应用产品领域有更多的有影响力的自主品牌。

  长期以来,我国稀土产品一直以原料型产品为主,深加工技术一直远落后于欧、美、日等发达国家,而深加工环节的巨额利润都留在了国外。记者了解到,目前全球90%的节能灯都是中国生产的,全球最大的三家节能灯企业大部分产品都在中国贴牌出口,而中国却没有像样的节能灯品牌。“要通过稀土产业集中整合,做到资源合理分配利用,直接影响下游产业发展,使国家在下游产业竞争中取得优势。这正是五矿在做的事情。”杨兴龙说。

  为此,五矿稀土在整合上下游资源的同时,非常注重自主创新能力的培养。为提高五矿稀土产业链技术水平和企业研发实力,2009年9月,五矿集团联合北京大学等著名院校的科研人员,组建了五矿稀土研究院,并以此为平台向五矿旗下生产企业提供技术支持和专项课题攻关。今年11月24日五矿稀土发光材料研究开发中心也在龙南县落户,聘请10多位稀土发光材料领域的专家学者加盟,将致力于稀土发光产品新品研发、质量提高和工艺改进。

  同时,五矿稀土还在自身稀土技术研发的基础上,进一步寻求与国内著名的稀土分离行业专家的合作途径,适时引进人才,组建国家级的稀土研究机构,加强研究滞销稀土产品氧化铥、氧化钐、氧化钇、氧化镱的新用途,同时加大在稀土磁性材料、LED荧光材料、新合金材料等领域方面研发力量,提升稀土产业的科技含量,增强核心竞争能力和在稀土行业的话语权。

  五矿稀土产业链的建设,也吸引了国外高技术企业的目光。2010年7月,在稀土磁性材料领域具有领先优势的日本三德株式会社与中国五矿合作,在赣州投资建设年产5000吨的高性能钕铁硼合金项目。

  五矿稀土打造稀土应用产品的品牌之路,一定会越走越宽广……

  五矿稀土:光明的事业

  经过几年的付出和努力,五矿稀土在赣州扎下了根,肩负起了一个央企的责任使命。

  五矿稀土董事长黄康说,稀土是国家战略物资,行业整合势在必行,很多民营企业看到这种趋势,愿意和五矿这样的央企合作,实现共赢。这些年来,五矿稀土和多家行业内的优势企业合作,合作形式多种多样,合作方多为行业内技术领先、成本占优的企业。五矿的注资不体现在产能的扩张上,而是侧重对现有产能的技术升级和结构调整。

  回忆起五矿稀土刚成立时的情景,黄康心情难以平静。他说,2008年11月刚刚成立,就遇到金融危机,行业一片萧条,自己当时压力很大。“整晚难以入睡,如果企业在五矿刚刚接手就停产,央企的责任如何体现?”为了稳定生产,五矿稀土一方面向下属子提供资金支持,确保其正常运转和经营;另一方面努力降低生产经营成本,严把产品质量关。“真的很难,不知道危机几时才能过去,也不知道价格还会跌多少。好心的同行都劝别再扛着了。”最终,五矿的生产线没有停,几百人的饭碗没有丢。2009年,五矿稀土生产企业实现销售收入19.8亿元,上缴税金8101万元,为赣州市稳定税收、稳定劳动力就业、提振稀土行业信心做出了巨大贡献。

  五矿稀土在保证稀土企业稳定生产的同时,积极发挥央企带头作用,改进生产工艺,提高企业的环保水平。赣县红金稀土2009年累计投入2000多万元进行环保设施升级换代工作,完成了废水处理工程的建设,并已取得了良好效果。定南大华则在2009年初通过了ISO14001国际标准环境保护管理体系认证和OHSAS18000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的认证,完成了新型沉淀节水技术改造、稀土料液除杂技术改造以及高钇车间生产线整体技术改造等一系列环保工作。五矿稀土所属生产企业已成为行业内能耗最低、环保最达标的企业之一。

  保护和综合利用资源的巨大投入让不少企业望而却步,而五矿稀土却对此不遗余力。赣县红金总经理刘丰志介绍说:“赣县红金2009年实施的1500吨/天废水处理工程共投入约1320万元,除此之外,每月还需花费40万元左右的处理及设备维护费用。对于中小型稀土企业而言,是不可能做到的。”在定南大华,同样在做“赔本的买卖”。稀土是多种元素共生,有的产品吨价百万甚至千万,有的1吨只能卖1万多元。在不少分离企业,稀土中价值低的元素是没人要的,被当作废矿随意丢掉了,造成污染和浪费。而在定南大华,原料中含有的低价元素不但被分离出来,无法销售的还被小心地保存起来。尽管这样做每年的分离和储藏成本让多投入上百万元,但魏建中觉得值:“这是一个企业的责任和良心。”他说,正在建一栋科研楼,内设高标准的实验室,并与北大化学研究所、五矿稀土研究院合作,开发新产品和新用途,走产学研一体化的道路。“现在没有卖出去的产品将来一定会有新用途。”魏建中对此坚信不疑。

  “中国五矿有明确的稀土发展规划。以稀土分离环节作为业务切入点,上游获取资源,下游生产一般材料。但这不是最终目的,最终要做的是功能材料,比如发光材料和磁性材料等,把自己的资源优势真正变成产业优势与经济优势。通过打造完整的产业链,中国五矿要成为全球最大的稀土产品供应商和功能材料制造商。”周中枢为中国五矿在稀土行业的发展规划出清晰的路径。

  广袤的红土地美丽富饶,跃动的“萤火虫”精灵般闪耀。根植在这片沃土,肩负行业振兴的使命,追求“光明事业”的五矿人在科学发展、资源整合的道路上,坚定前行……